毛澤東致宋慶齡的書信
2018年08月06日        黨委辦公室

慶齡先生:

重慶違教,忽近四年。仰望之誠,與日俱積。茲者全國革命勝利在即,建設大計,亟待商籌,特派鄧穎超同志趨前致候,專誠歡迎先生北上。敬希命駕蒞平,以便就近請教,至祈勿卻為盼!專此。

敬頌

大安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毛澤東

一九四九年六月十九日

這是毛澤東1949年6月19日親筆寫給宋慶齡的書信。這封信全文只有109字,卻堪稱古今中外政界書信往來之絕唱。通過這封信,毛澤東既簡約明晰地表達了邀請宋慶齡赴北京共商大計之意,又以最高的規格表達了對宋慶齡的敬重和仰望。可以說,其簡約,以至于每個字都得到精確駕馭;其準確,以至于每個詞都精準達意;其恭敬,以至于每句話都飽含濃重的敬意。宋慶齡見信后,非常感動,欣然同意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。隨后,宋慶齡在第一屆政協全體會議上當選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。從此,在新中國成立后的數十年里,她一如既往,為中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事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。

該信的寫作堪稱完美。此時,毛澤東對文字的駕馭和運用,已達爐火純青的境界。信的內容一看即明,在此誠不必贅述。僅從三個方面表達品讀此信的體會:

第一,滿載對宋慶齡的崇敬。“先生”“教”“仰望”“亟待商籌”“趨前致候”“敬希命駕蒞平”“請教”“至祈勿卻為盼”,每個字每個詞每句話,都飽含寫信人對收信人的敬意。如此表達,宋慶齡讀后不僅能體會到其中的尊崇,也能感受到毛澤東至高的政治素質、道德涵養和文字素養。還有,毛澤東有高深的書法功底,但由于公務繁忙他寫的信經常有勾勾劃劃的地方。但是,這一封信則是極其用心地書寫或謄寫而成的,連一個錯字、一個墨點都沒有,是一副“毛體書法”精品。這封親筆信本身是思想創作和藝術創造的統一體,這也體現了毛澤東對宋慶齡的格外尊重。

第二,專門特派鄧穎超同志“趨前致候”“專誠歡迎”,既符合禮儀,又體現出十分的恭敬。據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《宋慶齡往事》介紹,在毛澤東撰寫該信的隔日,周恩來就邀請宋慶齡北上也撰寫了一封信,毛澤東還專門在周恩來的這封信上改了一個字:把“略陳”改為“謹陳”。就這一處修改,盡顯毛澤東對宋慶齡的尊敬。

第三,雖不著一字卻蘊含了對新中國未來的高度負責。信中,沒有專門詞語展示勝利在即的喜悅,也沒有專門語句展望美好的未來。但是,今天我們卻能夠從行文之間,在讀出其對宋慶齡的誠懇邀約和十分敬意同時,理解到毛澤東對于向宋慶齡“請教”“建設大計”的高度重視。而這,恰恰流露了建設新中國的偉大抱負、高度負責和美好憧憬。這也是建設社會主義新中國的美好初心的一種展現。